主页 > J云生活 >汤杯英雄话当年(一)‧邦咯岛经营度假村‧陈贻权与犀鸟为友

汤杯英雄话当年(一)‧邦咯岛经营度假村‧陈贻权与犀鸟为友

作者: 时间:2020-07-20 385° J云生活
汤杯英雄话当年(一)‧邦咯岛经营度假村‧陈贻权与犀鸟为友第26届汤姆斯杯于昨日开锣,身为东道主的大马会否重演1992年历史,再次捧杯?我们的目光除了着眼于眼前正进行中的激烈赛事,也别忘了早年为世界羽毛球赛场带来无比精彩与惊奇,也为大马羽坛立下汗马功劳,摘取荣耀的名将。光明副刊特别访问了多名曾为大马夺得汤杯的英雄。曾经两度夺下全英赛男双冠军,并和队友在1967年为大马夺下汤杯的前羽球功臣拿督陈贻权,退休后在邦咯岛经营度假村生意,他把昔日的威水照高高挂在大墙上,让每名住客经过时都会望上两眼,感受他当年的那一份荣耀。今日的陈贻权提起钓竿到海边享受垂钓乐,还和犀鸟交上朋友,更不时宴请昔日战友到岛上玩乐,重温球场上的喜怒哀乐……放下球拍后的安逸生活,并不单调。与羽球名将拿督陈贻权畅谈他的羽球故事,聆听他在球场上的惊险遭遇,重温他击败各国好手的过程……似乎自己就坐在电视机前,观赏着现场直播一样。而事实上,我是和他坐在他于邦咯岛经营的海景度假村,迎着海风说往事。眼前的陈贻权,身体健壮身材魁梧,虽然退休许久,依然Keep得非常好,当我如实告知时,他爽朗地笑说:“当然啦,这是经年累月练回来的真材实料!”说罢更秀出了有力的右手臂,叫我伸手摸摸那坚实的肌肉。虽然已是70岁,但肌肉可结实得很,还有硬得压不下去的“老鼠仔”呢!回想起来,“老鼠仔”肯定是有的,陈贻权当球员时,最教敌手丧胆的,就是他的必杀技――低发球和杀球。尖锐的攻势和凌厉的打法,直教对方三两下就败下阵来。右手的臂力,就是这样练出来的。有一则羽评曾写道,韩国的朴柱奉是世界双打奇才,他既尖锐又有假动作发出高素质的低发球总教人招架不住,而能和朴柱奉相比较的,就只有印尼的纪明发(Christian Hadinata)和大马的陈贻权。也是高尔夫球国手因为有着这样的“功力”,他曾被喻为世界顶尖发球员,陈贻权的实力肯定仍然保持到现在,“老鼠仔”也将伴其一生,让我今日得见着也要连声讚叹。当年因有着攻之不破的战术,让陈贻权和战友伍文美战无不胜,二度夺下全英赛双打冠军,且在1967年和队友们齐心协力勇夺汤杯,为大马争光。挂在墙壁上的巨型照片,一再告诉我们他昔日发放的光芒。与战友伍文美的双打照、夺下汤杯后一伙人站在汽车上游街接受民众的掌声、抵达机场时受到热烈欢迎的喜庆照……在在告诉大家当年夺杯的盛况和荣耀。陈贻权在1957年加入国家羽球队,直到1970年才退役,1972年至1973年再度为国效力,前后总共当了14年国家羽球队队员;他过后从1979年至1984年担任国家羽球队总教练,后来又在国家羽球协会担任2年技术顾问,多年来为国家羽球队立功,为国家羽坛带来最高荣誉。“现在坐在海边吹海风听海浪,忆起当年情景心情还是激昂的,想一想,大马有哪一位球员可以为国家尽这幺多年的力?我不止是羽球队队员,退出羽球圈之后,我学打高尔夫球,又成为高球国家队队员长达13年之久。”陈贻权感慨地表示,当年夺杯时,政府奖励给队员的只是一枚劳力士手錶,不像现在给予诸多奖励。问他会否觉得生不逢时?他没有回答,只是笑说,这些东西不必想太多,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想也没用。他为现今的羽球员受到重视而欣慰。活得自在逍遥就满足退出国家队且卸下教练之责后,拿督陈贻权在邦咯岛接管了家族经营的度假村,在这里开始了一个全然没有羽球的世界。一代名将到底喜欢握球拍的日子还是看海的日子?他没有正面答覆,只是说这是两种不同的生活,只要活得自在逍遥,他也就满足了。陈贻权现今除了每天忙于度假村事务之外,还会抽出时间做他喜爱做的事。例如他喜欢在下午4点钟过后,提起钓竿出海当钓翁,直到晚上才再度回到度假村,这时他可能会摇身一变,变作餐厅大厨,或端菜侍应,或招待员,与来客谈天说地。有趣的是,陈贻权近几年还与犀鸟交朋友,每天早上7点和傍晚7点,都会準时给犀鸟送上美味的木瓜大餐,人和鸟之间感情不浅。準时送上木瓜大餐“这些犀鸟我养三四年了。第一次看见它们时,是其中2只犀鸟站在大树上盯着我看。于是我搬了一张桌子过去,桌上放了木瓜请它们吃。结果它们观察了我足足2个半小时,终于认输,飞下来吃了木瓜。哈哈,我赢了!”自那天起,这2只犀鸟就定时定候来吃木瓜,过后带了一家大小来吃,再过多一些时候,几乎整个邦咯岛的犀鸟都飞来这里享受木瓜大餐,跟陈贻权成了老友记。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接管度假村之后,陈贻权隔个三几年就宴请昔日战友聚会,大家嘻嘻哈哈话当年,甚幺战役甚幺必杀技甚幺攻略一一跃上饭桌,虽然只是“桌”上谈兵,但也能乐足一个晚上。“今年的9月是我的70岁生日,我打算再一次请他们过来,都是老战友啦……”陈贻权开心地向我预告这一份快乐。赢汤杯全英赛最感光荣陈贻权在国际赛事中曾经多次夺下冠军为国争光,但在这幺多冠军当中,他本身最感到光荣的,是在1964年夺得日本东京世界羽球邀请赛单打冠军,以及在1965年及1966年半自费到英国参加全英赛时,与伍文美夺下双打冠军。“对羽球员来说,一生人的终极目标就是全英赛和汤杯赛,这两项赛事都可说是羽坛的最高荣誉,夺下全英赛冠军或汤杯冠军,就等于宣布你是世界第一名。这一份喜悦和骄傲,是任何东西也比不上的。”成为这幺多赛事的冠军,陈贻权到底是如何办到的?“比赛时我甚幺都不去想,只一心想着把球打好就行了,我只想着为国家出力!”或许冠军就是从心无他念而不会分心,由始至终只朝一个方向前进诞生出来的。然而,摘冠之后,问题也跟着来了,“你摘了冠军,别人就会以打败你为目标,每个人参加比赛就是想着要打垮你,因此你必须加倍努力,想办法预防不被别人打败。”要成为下一场赛事冠军,必须学会更多招式,因为对方早已就摸透熟透了你的惯技,也早已找出了防备或对抗的招式,因此,唯有不停的转换招式,才能让敌方摸不透底牌,才能再一次夺冠。67年印尼汤杯赛惊险难忘谈起这一生最难忘的赛事,拿督陈贻权想也不想就脱口说出是1967年汤杯赛,那一年的赛事,现今回想起来仍教人捏一把冷汗。话说这场在1967年举办的汤杯赛,比赛地点是在印尼。“这次比赛,我们差一点就完蛋了。”他追忆道。所谓的“完蛋”,不是指打输了球,捧了个蛋回国,而是指若大马队赢了印尼,整组人就回不到家了!印尼输球观众险暴动“当年的汤杯赛共有9场比赛,我记得当时已经打出了到4:3的成绩,即我们赢了4场。当时进行着第8场比赛,第二回合战果是13:3,我方还是领先……结果越打越不对路,全场约两久印尼观众开始起鬨,瓶子、木棒全部丢进赛场内,现场气氛说有多紧张就有多紧张。”结果球赛未完,有关当局就宣布暂停赛事,叫大马队员先回去,“我记得当时从赛场窗口望出去,很多人都在外头大喊大叫,一场暴动似乎避无可避。”回到酒店之后,凌晨3点钟,大马队员被叫醒起来收拾行李,“我当时还以为是要回到球场继续比赛,即是以清场的方式进行,现场没有任何观众,只有球员和裁判。但后来才知道原来不是继续比赛,而是直接把我们载到机场去,确保我们安全回家。”1967年的汤杯赛原本经同意转移地点到纽西兰继续赛事,但后来由于印尼弃权,最终宣布由大马队胜出。弃学业追求羽球梦拿督陈贻权学业羽球两难全,唯有忍痛放弃学业,专心一致打球去。陈贻权早在1956年中学时期即是霹雳州学生羽球队代表,1958年即17岁的时候,就是以第一位学生代表的身份,代表大马与新加坡及泰国比赛,“1958年我要参加剑桥考试,但因为练球而无法专心于学业,为此,当年还被校长叫去训话,训了整整1个半小时。”校长的一番话像是给陈贻权注入了强心剂,成为他日后摘冠的推动力。“校长初时是劝我好好决定到底是要打球还是要学业,结果他好像是看透了我的心,对我说其实我自己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因此,既然我已经选择了当球员,就要当一名世界级的冠军球员。”一句世界级的冠军球员,让陈贻权一直铭记在心,也鞭策着他追求冠军梦,奠定日后在羽球界的地位。【简介】姓名:陈贻权年龄:70岁威水史:1957年加入国家羽球队,前后为国家队贡献出20年心力。最感光荣的一次是在1964年获得东京公开赛男单冠军。现在邦咯岛经营度假屋生意,空闲时就钓鱼看犀鸟。【热点新闻:汤尤杯2010】/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05.1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