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徽生活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初废相与权力爪牙的萌芽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初废相与权力爪牙的萌芽

作者: 时间:2020-06-25 203° X徽生活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初废相与权力爪牙的萌芽危险的丞相

在民间,刘基一直以神机妙算、运筹帷幄着称,所以号称「活神仙」。当时的人们就经常拿他和诸葛亮相提并论:「以为诸葛孔明俦也。」谋略出众的刘基,是智慧的象徵,也是朱元璋定鼎中原的重要谋士,朱元璋经常向他讨主意。

有一次,朱元璋想要责罚丞相李善长,被刘基劝住。刘基说:「李善长虽有过失,但他能调和众将。」朱元璋感到非常惊讶:「他几次想要加害于你,你居然还为他着想?我这次就想改任你为丞相。」刘基连忙推辞:「这怎幺行呢?用丞相就必须用粗壮结实的大木,如用小木,房子就会立即坍塌啊。」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初废相与权力爪牙的萌芽

后来,李善长被罢相,朱元璋想任命杨宪为丞相。杨宪长期负责特务工作,平时待刘基很好,没想到刘基极力反对他出任丞相:「杨宪没有做丞相的气量。」朱元璋接着又问:「汪广洋如何?」刘基答道:「气量比杨宪更加狭小。」朱元璋接着提名胡惟庸,刘基答道:「做丞相就好像驾车,我担心他会翻车。」

这也不合适,那也不合适,朱元璋不免面露愠色,忽然说道:「这丞相之位,怕是只有先生你最合适。」没想到刘基仍是推辞,说道:「我一向嫉恶如仇,又缺少处理繁杂事务的耐心,恐怕也会辜负皇上的重托。天下不是没有人才,需要的是皇上留心物色。只是这几个人确实不适合出任丞相啊。」

刘基把帝国比作大厦,用丞相就得用那些粗壮而又结实的木头,起用得力干将。只是他自己不愿意做这样的木头,不知是不是看到了某种凶险。杨宪、汪广洋、胡惟庸这几位,后来都在丞相任上获罪。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初废相与权力爪牙的萌芽

刘基不愧为识时务的俊杰,他一直寻机退隐。但他这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不仅得罪了朱元璋,也得罪了淮右集团,更是彻底得罪了胡惟庸,从而为自己日后的命运埋下了祸根。他想远离是非之地,却已走不脱了。

有人不想当,有人抢着当。

胡惟庸是定远人,和李善长是同乡,所以一直受其提携。洪武六年(一三七三),他与汪广洋同任右丞相,但由于汪广洋被贬广东,所以胡惟庸可以独专中书省事务,直至升任左丞相。

胡惟庸是个精明干练的人,遇事小心谨慎,也非常善于讨皇帝的欢心,由此而获得宠信。但是,随着权力不断扩大,地位不断提升,他也开始变得骄横跋扈。除了皇帝,谁都不放在眼里。这也难怪,除了朱元璋,朝中已经没有谁的权力比他更大了。内外奏章,他都可以先拿来查阅,凡对自己不利的,便先行扣下。天下人都知道胡惟庸权大势大,各方趋利之徒竞相投奔,贿送财物。

这个时候的胡惟庸是最为自得的,同时也是最为危险的。

朱元璋对这些情况不可能不了解,只是他尚且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或者说,他还在等,等待事态的发展,等待收拾胡丞相的最好时机。

对于胡惟庸的不法和妄为,不少人敢怒不敢言。大将军徐达多少也知道一些,他选择向朱元璋告发。此前,胡惟庸曾多次拉拢徐达,均被徐达冷处理。徐达鄙薄其人,不屑与其交往,并瞅準时机悄悄稟告朱元璋,说胡惟庸这人根本就不适合担任丞相。胡丞相热脸贴了冷屁股,心头自然不快,得知徐达打自己的小报告后,更是怒火中烧,于是设计谋害徐达。

对大将军徐达尚且如此,对其他人更可想而知。权倾朝野的胡惟庸,自以为掌握了所有人的生杀予夺大权,所以一向肆意妄为。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初废相与权力爪牙的萌芽

面对险恶的政坛,聪明的刘基虽然及时退隐,但他在老家的一举一动仍受到各方关注,包括胡惟庸,也包括朱元璋。毕竟他是明朝初年除了淮右集团之外最重要的力量。

淮右集团,其实就是最早帮助朱元璋崛起的一帮穷哥儿们,堪称嫡系。朱元璋自称淮右布衣,和他们是乡里乡亲。他们是朱元璋在夺取天下的过程中最为倚重的一支力量。但在坐稳江山之后,朱元璋立即发现这支力量已对自己形成了最大威胁。因为其中聚集着一大批位高权重的功臣,比如徐达、冯胜、李文忠、李善长、蓝玉……

刘基也是开国功臣,但毕竟是浙江人,和淮右集团非亲非故,所以受到胡惟庸等人的时刻提防。朱元璋对刘基,则在提防之外,也进行拉拢。出于提防,刘基在告老还乡时,朱元璋丝毫不作慰留;为了拉拢,在得知其生病之后,他需要表示一下关心和慰问。不幸的是,这种关心很快就被胡丞相所利用,使得善意的慰问变成了残忍的投毒。据说在朱元璋派出医官探视之后不久,刘基便一命呜呼。因为他服用的药物带毒,医官是受到胡惟庸的暗中唆使。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初废相与权力爪牙的萌芽

胡惟庸权势更炽之时,在他定远老家的一座井中突然生出石笋,出水数尺,周围那些阿谀之徒都说那是祥瑞之兆。更有不少人告知丞相,说他家祖坟上空每晚都是火光沖天,照彻夜空。胡惟庸相信这一定是吉兆,更加高兴和自负,便生出所谓的异心。

贴心的毛骧

朱元璋的耳目遍布天下,刘基之死已经让他心生疑虑,下定决心暗中调查。这时候,丞相府又不断传来祥瑞,他对这些自然不能等闲视之。在受到丞相一番怂恿之后,朱元璋想去看看祥瑞之兆是否有利于朝廷。然而就在这时候,事情逐渐起了变化。

面对很有心机的胡丞相,有着特殊政治嗅觉的朱元璋可能也曾想先警告一下他,但不久就改变了主意,决定杀人。他想把丞相的所有行迹打探清楚,充分掌握其图谋不轨的证据,一些心腹检校奉命完成这次侦察任务。

虽然这支队伍的侦察能力已经非常强大,足令天下臣民胆寒,但用来侦察丞相却还是显得捉襟见肘。胡丞相经营多年,羽翼颇丰,京城内外,甚至各省都有他安插的大小喽啰,密布如蛛网。而且,这些检校并没有直接逮捕和审判的权力,多为单打独斗,没有形成合力,更缺乏强有力的组织。

所以,必须做出一些改变才行。

什幺样的队伍可以胜任这种高度机密的工作呢?看着身边这些膀大腰圆、武艺出众的护卫,朱元璋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对,就是他们了。

这些人是朱元璋最贴身的护卫,被他视为最可靠的部队——内廷拱卫司。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初废相与权力爪牙的萌芽

拱卫司是吴元年(一三六七)所设。自设立之日起,便一直在朱元璋身边担任着护卫、救驾等特殊任务。既然长期担任皇帝的贴身护卫,那幺所有士卒都经过精挑细选,个个都是忠心不二的死士,可以随时为朱元璋上刀山下火海,当然是执行特殊任务的首选。不仅如此,在拱卫司中,朱元璋选中的是其中最为菁英的主力干将:仪鸾司。仪鸾司囊括了内廷拱卫司的菁英,还因为专门负责皇帝的护卫工作,距离皇帝最近,传递情报最为便捷,既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监视任务,也能快速高效地把情报传递到朱元璋手中。

为了充实队伍,朱元璋紧锣密鼓地招兵买马,继续扩大侦察力量。

洪武十二年(一三七九),朱元璋以「免徭役」作为优惠条件,从民间招聘一千三百多名良家子弟充实到仪鸾司,主要就是担任侦察任务。

队伍足够庞大了,交给谁统领呢?朱元璋经过反复斟酌,决定把侦察丞相的任务交给毛骧,由他来进行统一指挥调度。

关于毛骧这个人,我们如果翻检《明史》,看不到太多他的纪录,最多只能在其父毛骐的传记中找到几句顺带的介绍。另外就是在讲到胡惟庸时,顺便提起过他,因为胡惟庸的死和他有着非常密切的关係。

虽说纪录较少,但在明初的历史中,毛骧可不是个一般人物。我们从《明太祖实录》中,也能依稀看到他的部分显赫经历。他是锦衣卫第一任指挥使,明朝初年的历史总是少不了他的身影。

毛骧的父亲叫毛骐,较早追随朱元璋,并且屡建战功,所以成为朱元璋的嫡系,甚至一度和李善长并称左右心腹:「时太祖左右,惟善长及骐,文书机密,皆两人协赞。」毛骧听从父亲的安排,很早就追随朱元璋,并在平定中原的过程中立有战功。他也由此而获得朱元璋的垂青,被任命为亲军指挥佥事。不久之后,又被提拔为羽林卫指挥使。

羽林卫,即羽林军,是宫廷禁军,嫡系皇家卫队。佥事,负责侦察情报工作。从这份工作履历可以看出,毛骧不仅很早就获得朱元璋的信任,并且积累了丰富的侦察经验。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初废相与权力爪牙的萌芽

毛骧擅长侦察工作,也善于领兵作战。比如当时滕州段士雄谋反,就由毛骧率兵平定。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毛骧的身影。浙东沿海出现倭寇,毛骧立即被派到抗倭前线。洪武五年(一三七二),浙东倭寇进扰,毛骧奉命阻击,战果辉煌:「获倭船十二艘,生擒一百三十余人。」洪武九年(一三七六),毛骧被提拔为大都督府佥都督。

对于这样一位「根正苗红」的有为青年,朱元璋不能不予以特别的信任,并进一步提拔重用。既然毛骧有着丰富的侦察经验,侦察丞相的重任也就非他莫属。 队伍足具规模,而且堪称兵强马壮,带头之人也物色完毕,锦衣卫便呼之欲出,至少雏形已经在朱元璋的脑海中形成。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明初废相与权力爪牙的萌芽锦衣卫:红蟒、飞鱼、绣春刀,帝王心机与走向失控的权力爪牙
    作者:熊剑平出版社:联经出版公司出版日期:2019/08/03读册生活购书联经出版购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