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徽生活 >汤杯英雄话当年(四)‧陈奕芳平常心看待辉煌战绩‧低调度过美好

汤杯英雄话当年(四)‧陈奕芳平常心看待辉煌战绩‧低调度过美好

作者: 时间:2020-07-20 964° X徽生活
汤杯英雄话当年(四)‧陈奕芳平常心看待辉煌战绩‧低调度过美好当我们在3月为拿督李宗伟夺下全英羽球赛男单冠军而高声欢呼时,曾经在1966年同样夺下全英赛男单冠军,并在1967年助大马夺回汤杯争取到最高荣誉的陈奕芳,却淡然举起高尔夫球棒,在场上挥出潇洒的一桿……羽球名将陈奕芳对荣耀、掌声,欢呼一点都不迷恋,反之,他乐得当一名清闲的退休人士,问他近况如何,他点着头回答:“非常好”。享受你所拥有的,祝福别人所拥有的,正是他现今对生命的看法,也成为了他做人的座右铭。拿督李宗伟在3月夺下全英赛男单冠军之后,位居世界第一的他顿时成为马来西亚的英雄人物……而就在这个时刻,也让我们回顾一下大马羽坛在全英赛的纪录,让我们更进一步了解曾经夺下全英赛男单冠军的羽坛英雄。在过去的50年内,大马曾经由黄秉璇、庄友明从1950年至1957年轮流称霸,全世界的顶尖羽球好手,好像都集中在大马一般,然而风光的日子不长,直到1966年,陈奕芳才再度在全英赛男单项目中夺冠。那次之后,全英赛男单荣誉榜上再也看不到大马参赛选手的芳名;30余年之后,在2003年哈菲兹才再次拿下这项最高荣誉,7年后的今日2010年,大马羽球员李宗伟才再一次有让人惊喜的表现。当大街小巷都在对李宗伟的表现给予高度评价时,我们约访了行事低调的陈奕芳,只见他举起高尔夫球棒,在球场上挥出漂亮的一桿……陈奕芳,正是今日要登场的主角,64岁的他只以平常心看待昔日在羽球坛上的光彩。退休生活极简单与陈奕芳相约在梳邦高尔夫球场见面,原来他在下午4时就已经打完球,正和一群朋友在俱乐部的餐厅高谈阔论,不知在为甚幺课题而发表意见。询及陈奕芳放下羽球拍后的生活,他咧开了嘴巴只管说好。是怎幺个好?“总之就是很好啦,我现在很开心。”他直笑,没透露具体详情。就一个“好”字,这幺简单的字,就已概括了陈奕芳的人生。人生得以如此,夫複何求?退休前任职银行高层的陈奕芳表示,退休后的生活极为简单,现在每天早上只是进行一些小投资,下午到高尔夫球场挥桿,日複日月複月,生活既简单又快乐。是每天都来打球吗?“我通常週一至週五都会在这里……”好一个赛神仙的日子。回首过去的羽球生涯,陈奕芳是一脸的“无所谓”,感觉好似羽球与他毫无关係似的,令採访的我们深感讶异。但现在平心静气回想,或许陈奕芳早已经突破了对羽球的执着,把曾经一度在生命里不可或缺的羽球,说放下就放下。陈奕芳16岁中选为国家队,一直到28岁才退役。在这整整12年的羽球生涯中,他所写下的纪录篇篇都是光荣史,都是耀眼的成绩单。曾参赛4次汤杯陈奕芳在1966年也就是20岁时夺下全英赛男单冠军,另有3次夺得亚军,包括19岁、21岁和22岁。他也参加过4次汤杯赛,即1964年、1967年、1970年和1973年,并在1967年的决赛中与队友尤清河、陈贻权、伍文美、郑求山击败印尼夺回汤杯。他另外在1966年也赢得了英联邦运动会(后已改称共和联邦运动会)的男单金牌,又和尤清河搭档夺得男双金牌。”如数家珍,每一页的辉煌都记录得很详细。然而,陈奕芳却表示,他不晓得哪一场球赛最重要,因为在他心目中,每一场球赛都是同等重要的,“我也不记得比赛的实况了,只是尽心尽力去打,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就是了。”陈奕芳自小就是运动健将,除了羽球,足球、篮球、乒乓都少不了他的份。为何最终会选择羽球?陈奕芳觉得在选择时他没有多大的挣扎,只知道那是很“自然”的事,没来由的就成为羽球员。他16岁成为国家队队员,首次上阵是参加一项国际羽球友谊赛,对手是来自印度的Nandu Natekar,“我当时是第一男单,还赢了他呢!”球赛与学业并重说起第一次出赛就胜出,陈奕芳的语气虽然是平淡的,但眼睛却不经意地透露出异样神采,想必是那一场球赛早已在陈奕芳心上烙了印,永世难忘。虽然年纪轻轻就成为国家羽球员,但陈奕芳却从来没有放弃过他的学业,也正为了兼顾学业与羽球,我们从陈奕芳身上,看出每个人都应该拥有的顽强学习慾。“我热爱打球但也爱读书,为了应付大马教育文凭考试,我甚至在17岁获遴选为汤杯选手时,放弃参加第一轮的汤杯外围赛,直到次年考试完毕后才归队。”陈奕芳在学业上的努力没有白费,除了在羽坛上交出漂亮成绩单,他的学业也非常棒,他于1966年至1970年在马来亚大学修读物理系,考获学士学位,过后他花了2年时间在菲律宾马尼拉进修商业管理课程,并考取硕士学位。我实在很感好奇,到底一位顶尖的运动员如何兼顾学业与球赛,他想也没想就答道:“我并不特别,其实每一个人都可以办到,这一点都不难!”在我的苦苦追问下,陈奕芳才透露其成功的秘诀就是把时间管理好,读书时专心读书,练球时认真练习。成功,关键就是懂得分配时间及专注。64岁,当过世界顶尖羽球员,也在事业上有卓越的表现,放下球拍后的陈奕芳今后更关注的,是享受每一天的生活,珍惜所拥有的一切……人生若此,也是最大的福报了。为比赛旷课为了参加比赛,陈奕芳还当过跷课大王!强调学业与羽球并重的陈奕芳,原来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他曾经为了参加国际赛事而一连缺了2个月的课,待比赛完毕之后,就立即回到课堂上,向同学借笔记来恶补一番,把因球赛而遗漏掉的部份统统给追回来。“有时候为了参加国际赛事,比赛时间加上之前的练习,不得不逃一至两个月的课……没有办法呀!”为“钱途”退出羽坛在打球打不出春天的年代,陈奕芳在羽坛风光12载之后,为了“钱”途,不得不与热爱的羽球场道别说再见。每一位羽球员退出羽坛都有他的理由,一些人是为健康,一些人是力不从心,一些人是因为受伤,但就陈奕芳而言,他在羽球场上风光了12年,为大马也为自己赢得了大大小小连自己也数不清的球赛,退出的原由正是因为“打球,不能打一辈子”。“我们以前打球并不是专业,而是属于业余性质,说实在当年打球并不能找到钱。”他说得坦然。不像今日的羽球员一般,打球是属于专业,如果球打得好为国家赢得荣誉,那就不愁吃不愁穿,而离开羽球场的杰出球员,还会受聘为国家队教练,即使站在场外,依然可以贡献他的经验。“我们当年所获得的回酬不多,打了12年球,我知道够了,无论是自己的满足感,还是对国家的贡献都足够了。28岁,是时候为自己的将来打算啦!”就这样,陈奕芳离开了12年来带给他荣耀与满足的球场,为自己的前途做了一个明确的决定,潇洒地挥一挥手,头也不回的就往另一个人生目标走去。陈奕芳认为今日的国家运动员能获得政府的重视,是一种进步,也是对所有付出过心血的运动员的一种肯定与承诺。“你瞧现在的李宗伟,还有壁球公主妮科,他们都获得国家的肯定,这实在是很令人欣喜的事。”羽球生涯双亲功不可没陈奕芳表示自己加入羽球队是很自然的事,事前并没有特别的下定决心要加入国家羽球队或有任何期盼,但无可否认的,对羽球极力推崇的双亲,却在陈奕芳的12年羽球生涯中,扮演着极重要的角色。之前说过当年打球或比赛都要自己找赞助,自己掏腰包……而陈奕芳的父亲正是这位乐于栽培儿子而不惜在时间上和金钱上给予全力付出的人。“我父母亲在我的羽球事业上给予非常大的鼓励和支持。父亲当年是槟城足球协会副主席,同时也是羽球协会副主席,我不敢说自己深受他的影响,但却知道运动始终是父亲的最爱。”除了父亲,陈奕芳的母亲亦在他的羽球生涯上给予全力支持,“我母亲当年经常烹调药材鸡汤给我补身,而每一餐更是营养丰富且均衡的食物,我想正是这个原因吧,让我有强壮的体魄来应付每一场赛事。”一切靠自己操练陈奕芳披露,六七十年代的大马羽球队员并没有像现在的球员这幺样,有教练在旁督促指导,反之,他们当年的练习统统都得靠自己。自己,才是最好的教练。“我平日的练习都是靠自己,但很妙的是,其实不必靠别人提醒或教导,我们自然可以发觉自己的弱点或短处。必须强调的是,作为一个世界级的球员,我们更应了解到这一点。”“很多东西是必须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与学习的,我也不排除很多时候与对方比赛时,所面对的考验或造成的失误,就是我们从中学习的反面教材,也能让球艺更为精进。”靠假动作控制战局当年,陈奕芳的假动作最让人津津乐道,今日谈起他的假动作,他仍引以为傲,“有些球员的必杀技是杀球,力度或者是速度,但我别具一格,以假动作佔上风。”一场球赛打下去,往往是陈奕芳操控整个局势,别人要怎幺打都得看他的,果真是当年的世界级顶尖球员之一。有人说冠军是天生的,陈奕芳由始至终反对这种说法。他认为,冠军只有一小部份是天生的,能成为冠军的最主要因素,全赖自己决定。陈奕芳的人生哲理是,当你以为自己已经很强时,其实世界上至少还有10个人比你更厉害,而他们只是少了一点运气,没有机会表现自己而已。此外,他强调谦虚的学习态度亦很重要,唯有如此,你才可以取别人所长,补己之短。因此,陈奕芳强调,要成功者不单止是勤奋,而是要百分百的勤奋!简介姓名:陈奕芳年龄:64岁威水史:‧1962年加入国家羽球队,曾于1966年赢得当时被视为非正式世界羽毛球锦标赛的全英羽球赛男子单打冠军。‧从1965年至1968年,他连续四度打入此项比赛的男单决赛,亦多次代表马来西亚出战汤姆斯杯,并与伙伴们于1967年勇夺汤杯。‧在全盛时期的1960年代中期至末期,也曾经赢得许多主要的国际比赛男子单打冠军,包括丹麦公开赛、美国公开赛、加拿大公开赛,以及马来西亚公开赛。‧他也曾在1966年的英联邦运动会赢得单打与双打冠军。‧1970年代逐渐淡出羽毛球场。退休后的他乐得逍遥,天天享受在阳光下挥动高尔夫球桿的时光。【热点新闻:汤尤杯2010】/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05.1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