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徽生活 >聪明人网络复康

聪明人网络复康

作者: 时间:2020-07-31 789° X徽生活

聪明人网络复康
为响应黄洋达说的网络复康,一连几个星期,有时间就钻公共图书馆。

主要原因是想睇书但又不想买。家里无位了,钱又不多;老一辈如我,电子书点都唔够印刷书本实在。

读书时候常逛二楼或楼上书店,久未去过图书馆,发现不少图书馆都「长大」了,不再是印象中,政府街市楼上那小小的一角,即使在馆内都闻到湿街市的鱼腥。以最近到过,位于调景岭的公共图书馆为例,哇,外型超靓,地面一层是儿童图书馆,除桌椅外,还铺有可以碌来碌去的软垫,开心到不得了。上面两层成人图书馆,一层小说,另一层非小说类,中英文书藉都有;另外又闢出可以饮食的一角,都算几funny。多得公共图书馆,读过了石井光太的纪实文学作品《神遗弃的肉体》,以及德国作家Timur Vermes的mockmentary《他回来了》(即《Er ist wieder da》),还有几部Krishnamurti,很满足。

不过,公共图书馆却没有我真正想要的书。

大约十年八年前,明窗出版社曾出过两部关于LMF的书,我遍寻不获,即使是坊间书店和出版社网址都无,只得中央图书馆的参考图书馆有,而其中一部不外借,唯有乖乖坐响图书馆睇完佢。两部书的图片都由资深摄影家谢至德操刀(编按:谢氏之专访刊于《》印刷版55期,或可到《》网站搜寻)...... 定必是因为书中有提到粗口或粗口歌词吧?但其实全书并无任何一个门字部粗口字,都係写当时的地下音乐scene之嘛。另外,社会学、哲学作品数目少得可怜,如法国哲学家Michel Foucault《Madness and Civilization》之中文版《古典时代疯狂史》,成个新界东都无!另一大发现是,公共图书馆劲多残体字书 ⸺ 现像学之父胡塞尔(Edmund Husserl)的中译作品,残体字佔七八成,即使非出自本尊之手,而由旁人写他与现象学的,只得少量台译本。好啦好啦,最后投降了,上bookdepository.com买英译版算数。

但有些书籍,只有中文,怎幺办?例如,黄洋达的作品,公共图书馆只有《金钱师》系列和三两部小说,连《茅山高校》都无。当然,上《》网上商店,或直接到其办公室购买亦无不可,但图书馆缺少了黄洋达的书,对市民而言是少咗个便宜地去变得聪明的机会呀,尤其是《笑死朕》系列 ⸺ 我是在读过这系列后,始真正认识黄洋达 ⸺ 然后阴谋论的想,这会是愚民政策吗?同时,又忆起陈云先生在香港复兴会的文化沙龙上讲过,聪明人最难管;所以国民要够蠢,唔蠢都要整到佢蠢,为的是方便管治。尤记得《》办公室有个「聪明人类研究中心」之匾额,再回想黄洋达写的书、主持的节目,难免有「死啦我係味好蠢」之担忧,并为此去做D嘢,儘量令自己聪明些少(或说无咁蠢)。

曾听过有些人说,不明白点解有人课金俾《》(吊诡地他们又不怀疑为何某党的筹款晚会上一幅字画之拍卖价可达六七位数字喎),并认为网台节目直播画面上的「走马灯」文字是假的,我想,他们从来不明白黄洋达在做甚幺;若读过《笑死朕》系列或《金钱师》系列的,应该不会有前述的疑惑。就这方面来说,愚民政策是成功的。

而我还是坚持每星期都去逛图书馆和借书。

聪明人网络复康


上一篇:
下一篇: